您的位置: 首页 > 院内文化
援赞天使———朱萍
时间:2019-09-20    来源: 南阳市中心医院    作者:


        2017年5月,我和27名队友一起,告别祖国,踏上了去往非洲的征程,正式开始执行为期一年的援外医疗任务。
        到达赞比亚后,我不但被这里美丽的自然景观所吸引,更被这里的贫穷与落后所震惊。作为医疗队仅有的一名儿科医生,我被派往赞比亚第二大医院——恩多拉教学医院工作。
        赞比亚经济落后,卫生环境较差,艾滋病病毒感染率高,传染病肆虐,医疗技术条件差,设备药品少。恩多拉教学医院新生儿病区无专业儿科医生,仅有一名妇产科医生照顾全病区新生儿,各种因素导致这里新生儿死亡率居高不下。作为恩多拉教学医院仅有的一名专业的新生儿科医生,我感到了肩上的责任重大。
        赞比亚没有计划生育政策,一家六七个孩子很常见,高出生率及怀孕妇女缺乏孕产期保健,早产发病率很高,导致这里新生儿病区人满为患,往往在一个暖箱中要放4个体重在1.3Kg左右的早产儿。在治疗过程中,这里没有氨基酸、脂肪乳等营养液,仅仅靠葡萄糖提供热量,这也使我在治疗过程中感到困难重重。
        由于医疗设备及药品匮乏,再加之妇产科医生对新生儿疾病的治疗经验不足,新生儿死亡率很高。尤其对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更是束手无策,对发生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的患儿只能听天由命。当地医护人员对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患儿高死亡率早已麻木。当我看到这些早产儿生后出现进行性加重的呼吸困难时,想起我踏入医学院校的第一天的铮铮誓言,“健康所系,性命相托”,我必须得做些什么。
        在国内对于发生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的患儿我们会及时应用CPAP治疗,但是这里除了糖水、盐水、青霉素等抗生素外,连氨基酸、脂肪乳都没有,更别说仪器设备了。眼睁睁看着这些幼小的生命在生死线上挣扎,我内心备受煎熬。“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没有条件,我们自己去创造条件,我积极思考应对策略,利用当地现有的医疗条件自制了简易CPAP,多次应用到发生呼吸窘迫综合征的患儿身上效果都非常好,使不少早产并发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的患儿能够存活下来。当地医生看到这小小的CPAP能够挽救患儿的生命,不仅积极向我学习如何制作,而且还竖起大拇指称赞“Chinese doctor very nice.”
通过逐渐深入地与当地医生的共同工作,我发现他们对于新生儿窒息合并缺氧缺血性脑病患儿只知道单一控制惊厥,从没尝试纠正酸中毒、维持血糖在正常高值水平及降颅压等措施,经过与他们反复沟通,讲解相关理论知识,告诉他们纠正酸中毒、降颅压等的意义,改变他们的观念,使他们学习应用甘露醇降颅压,全面维护机体内环境稳定和各器官功能正常。由以前的不死即傻,达到多数预后良好。经过我治疗的该类疾病患儿几乎都能够全部治愈出院,而且在后期的复查过程中,生长发育各项指标能够达到正常水平。也让他们认识到只要早期治疗合理,这个疾病并不可怕。在治疗该类疾病患儿的过程中,一个个治愈的实例摆在眼前,不但得到了本科室医护人员的认可,也让其他相关科室知道了中国医生绝对是杠杠滴。患儿治愈出院时很多母亲都感动的不停地说“You really help me”。看着这些母亲们幸福的表情,同为母亲的我有一种极大的满足。
        我也是一位母亲,为了祖国母亲,我舍了小家,舍了3个尚年幼的孩子,来到非洲奉献一位母亲的情怀。工作的时候,我让自己时刻忙碌着,用工作去填充自己,把自己对孩子的思念都化为对所有患儿的关爱,尽自己最努力去减轻他们的痛苦。每当节假日时候,也是我最想念他们的时刻,不能陪伴在自己孩子身旁,也是我心中最深的痛。我和队友经常利用业余时间,为华人华侨组织医疗保健讲座、提供健康咨询,做他们的健康卫士,为“一带一路”保驾护航。并且利用在卢萨卡国庆休假期间,到当地孤儿院为那些失去父母之爱的天使进行健康检查。我无怨无悔我的付出,虽然有所失,但我相信我和我的孩子在这种失去中收获了更多无形的财富,这笔财富不是金钱所能衡量的。

zzzppp.jpg


        时光飞逝,我已在赞比亚这片土地上工作了半年,有苦有累,也有开心和快乐。半年的援外医疗工作也让我真正体会到了习主席“不畏艰险、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的援外医疗方针的精髓。半年来,我和我的队友们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克服各种困难,开展各项赞比亚的新技术、新业务,赢得了当地医院医生的尊重与称赞。在未来的半年中,我一定会和队友们奋战在工作的第一线,克服困难,不辱使命,发挥技术优势,为赞比亚人民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为中赞友谊立新功。